腦子就突然響起這首歌,可能是昨天午餐中毒,中英文老芭樂歌的毒。

在youtube先找到黎恩來母思的版本,又聽了西邊生活,覺得都少了些什麼鬼。
然後bette midler真是很到位,聲音超棒的阿。
只看過她演戲沒聽過她唱歌。

昨天和今天都沒來由的煩躁,
可能知道計畫展延的事情被打回來,
在12/15以前要花掉兩百萬,最好我辦得到!!

大部分時間都在放空。
偶爾嘆氣,心煩。

剩沒幾天就要出去了,什麼都沒買,更讓我苦惱。

昨天有一個人跟我說,我就是那種狠心急,急著把事情做完的人。
對,好像是這樣沒錯,說好聽一點就是辦事有效率,難聽一點就是什麼都太急。
也不是沒發生過就是做下去之後,又要改(或是又發現其他更方便的方式)
舉例:一開始工作的時候我很常印錯東西,印下去之後才發現有些金額沒改到還是什麼的,
然後又重印又重印。(不過後來知道可以直接用立可帶改,ㄎㄎ)

不知道為什麼要講這些,無聊死了,可見我焦躁到不行只是想講話。

----
太不營養了,
所以繼續來說些有的沒的。

一直都很喜歡小葉欖仁,
自從聽芳儀說小葉欖仁可以挖它旁邊的分枝整株抓回去種之後,
走在路上只要看到小葉欖仁就會去樹下晃一晃看看有沒有小芽或是種子可以撿。

結果當然是沒有,在網路上google到花蓮舊鐵道那邊有整排的小葉欖仁,週末有空也許來去晃晃。

最近校園裡有一堆樹,開花之後落了滿地黃花,
不知道叫做什麼,(一個校園裡沒有立植物名稱牌真是該抓去槍斃)
走在黃花上都忍不住快要變身成林黛玉(做夢比較快)
但,總之最近似乎結了果。

和誰誰誰說話的同時我眼光卻錯過他落在了遠方的樹梢,
樹葉是綠的,只有在最頂端成了粉紅、暗桃紅、咖啡色。
奇妙,就這樣我注意這群樹好幾天。

到底是什麼名字?因為不久前才開過花,我一直以為那是變葉。
秋天了,葉子的顏色也該變了。

今天和靜惠散步走過那條小路,我問了她那個名字,她說那可能是花。
仔細一看,果然,三瓣包裹起來像是小鈴鐺,好像是花。

一回實驗室,就上網google關鍵字:「秋天、花」
哈哈哈哈超low。
選圖片,結果就真的被我找到圖片,
她叫做台灣欒樹
(點一下阿,不要小氣)

正點!
粉紅色的東西叫做蒴果。
剛剛出去收發室,就去地上撿了幾顆被風吹落的小果實。
回實驗室很興奮的跟靜惠說我要帶回家種。

只是這樣我家庭院就沒有地方種小葉欖仁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ej 的頭像
wwej

感覺對了我要出發。

wwe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