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被舅舅(馬念先飾)告知說阿祖要分家產,要我們不要爭,家裡的女性成員一人給一萬塊。我當下整個很生氣,想到照顧阿祖、奶奶、爺爺的阿姨姊姊們這麼辛苦,就跑進主厝裡想要翻桌。(是個超級大家族來著)

可是其實我又沒什麼說話的餘地,因為我媽(我娘親飾)很小就已經選擇不跟家庭有聯繫,是後來(我長很大之後)才又開始回家。

進門找架吵的當下我實在是覺得超理解我媽為什麼不想回家。

衝進去後,大家都鬧烘烘的在討論家產的事情,還看到舅媽嬸嬸們硬要坐在阿祖旁邊假裝。
我稍微緩了緩自己的情緒,開始用很高的音量說:
「我知道其實我算是個外人,來這個家也沒多久,所以你們不願意讓家產被許多人瓜分,我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有人想要欺負這個家裡面的所有女性的話,那我就會跟他勢不兩立!!!」
(搭配大吼大叫與拍桌)

講完這句話我就被氣醒了。(不誇張,真的很氣)


結論:

1. 陰影還在

2. 含苞欲墜的每一天裡面的哥哥真是讓我恨的牙癢癢。(喔我又看了第二遍)

3. 第一次做夢的結構這麼健全,而且還很有脈絡好厲害。在夢裡回想起以前事情的時候就好像是親身經歷的自己的過去。

4. 被情緒弄醒倒不是第一次,不過生氣好像是。每隔好一陣子就會夢到很傷心的事情哭到窒息醒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ej 的頭像
wwej

感覺對了我要出發。

wwe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utegafa
  • 好奇怪的夢~
    細節還可以記得那麼清楚~ 太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