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笑,禮拜一早上去聽tiff的口試,
看她慌張的跑來跑去,
我還抓住她對她說了一句風涼話:「現在是在捅樓子嗎?」
雖然她笑了,可是我想她應該還是很緊張,
風涼話大概永遠也不能紓解別人的緊張。

離題了,總之呢下午我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來自花蓮某國小的英文老師。
她要我去面試。

是的,我上週末投了一個履歷過去,
很有效率的(幸好我要回家的)約好了面試。
講完電話接著便是與同學們的聚餐,就完全忘記了這回事。

直到我冷靜的,坐在高雄火車站裡面等火車,
才意識到,靠邀,我好像忘記那個老師的名字,
只記得她似乎說不要叫她的姓,要叫她英文名字。

呃,我連她姓什麼都忘了,真糟糕。
英文名字是...是...是...靠邀。Emily嗎?還是Amanda?
我只記得有一個閉嘴音。

說時遲那十塊,王SA打來。
劈頭就說:「你想來幹嘛!」
大概是因為我太暗戀她了,所以一步一步都跟著她。
她對於我投履歷沒告訴她這件事情太生氣,
可是我上週末才投耶,真的沒時間。
畢竟我在與我的房間奮戰。

她問我到底要幹嘛我還真的講不出來,只知道是什麼課輔老師。
然後她問說跟我接洽的是哪位,我說:我忘記了不知道是不是叫做Amanda,陳老師吧?
她開始狂笑,據說我把她的姓給說錯了。
除此之外,她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看到那個老師的桌上寫了我的名字。

看見的當下王sa鼓起勇氣問Amanda老師說:請問那個人是要來尬麻?
(指我的名字)(王sa這時候心一涼,很擔心我是被通緝)
Amanda老師跟她說:她要來面試oo工作。
因此王sa才來救我。

呃,忘記面試人的名字這樓子真的統很大。差點統死我自己。
王sa真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因為那個老師就是現在正在帶她的老師,馬上給了我正確資訊。


時間咻一下就來到了今天下午,我們約三點面試。
然後大概兩點多我要出門,我媽就說你那麼早出門要幹嘛,我就說我要先去郵局匯錢。
我媽:有人面試前去匯錢的嗎?
我:沒有嗎?我想說順路阿。
我媽:面試前不是應該都要很緊張的準備,哪有空衝來衝去到處忙到滿身大汗?
我:可是我不知道要準備什麼耶,出門囉掰。

結果匯款完之後,還有一大堆時間,所以我兩點半就到了。

超糗。

Amanda老師下來之後帶我上樓面試,
才坐下,劈頭就用英文說請用英文介紹一下自己吧~
呃。

沒準備。

呃。

愣了一下我就開始笑,然後用英文說自己沒準備真抱歉,
接著開始亂喇,講自己研究題目講自己念什麼超沒組織亂講。
她接著還說我跟外國人的溝通如何,我想了一下,
就說還ok,沒有到很好可是普通溝通是ok的。

其實我已經忘記我講啥了。
總之我還蠻鎮定的。
反正都統了樓子,就繼續統吧。

面試完之後,阿慢達老師就說:你高中同學想要見你,要我帶你去她的教室。
我心裡想說天阿王sa超大膽。
竟敢指使全校英文總召集人,一來這就作威作福。

到了她教室就是中文塞話時間。
講完了,流水帳。
我的人生沒救了。
差別在於用英文講塞話還是中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ej 的頭像
wwej

感覺對了我要出發。

wwe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