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
如同往常的,九點多就在床上滾一滾準備睡覺,
睡著了卻在十點多醒來。
然後睡不著。

來了點紅酒,還是睡不著。

這陣子身體跟心靈時常飛回去年的紐西蘭,
身體記得的東西比腦子裡記得的還要多。

身體記得還車之後,用腳走過好幾條街,買了要渡過接下來四天的食物,回程時的那個大陡坡。
身體記得被不友善對待之後那種全身發毛的感覺,然後才想起對話內容。
身體記得帶著一個snorkel一對蛙鞋從船上跳下水在海裡追著海豚的感覺,然後才想起眼睛除了注視海豚,也看見海豚後面深不見底的大海。
身體記得自由落體的感覺,然後想起當時腦子裡覺得那一分鐘好像可以看一本書。
身體記得在烏漆摸黑的地底鐘乳石洞帶著頭燈頭盔從兩三公尺高滑下入水的感覺,然後才想起同行的幾位德國人跟導遊。
身體當然記得縱身一跳下去峽灣的感覺,零度c想忘也忘不了,然後才想起那個讓我魂牽夢縈了三天的可愛人兒。
身體一定記得腳底板爆炸的感覺,融合著憋尿還有跌倒,然後才想起魔戒遠征隊征服的壯闊美景。

身體記得那麼多事情害我睡不著。
我想去旅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wej 的頭像
wwej

感覺對了我要出發。

wwe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